pc蛋蛋28预测-pc蛋蛋28预测网站

什么给自己问好说白了还不是指着自己吗自己难

 
    一想起带来,木鹿大王还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人家请自己帮兵助阵。结果自己虽说也是小声了凉州军不错。可自己是故意放水啊。而且还没有提醒孟优和带来什么,这其实说起来,都是自己理亏,自己也不太好意思见他。
 
    但是又一想,对于这些看法什么的,木鹿大王其实也不是那么看过看重,要不他还能那么去做吗。看重的人,几乎都不会是那么去做的。可木鹿大王那么做了。那显然,他真不是那么太过看重自己的名声。
 
   
 
    面子。木鹿大王也是要,不过说起自己的名声来,这个相对来说,其实就不是那么太过重要了。至少在他看来,只要有实力,那么一切都好说。反正有了实力,基本上,你什么没有啊。
 
    可你要是连基本的实力都没有的话,那么也别想着能有什么了,不是吗?
 
    就说孟获为何又派人来找自己了,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吗?是因为自己能胜过马超凉州军啊,要不是因为这些的话,他会来找自己?之前一次,自己是没给他多少面子,这他再次让人来,可谓是给了自己面子。那么因为什么,他给自己面子,还不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吗。
 
    如果自己没有这些的话,谁知道你木鹿大王是谁啊,是哪根棍儿,哪棵菜?
 
    所以归根结底,人还得有实力,尤其是在南蛮,更是讲求这个。
 
   
 
    你有实力了,那么确实,可能以后,你就什么都会有。那么同样儿的,你没有实力,那么无论你如今有什么,可能以后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在南蛮,是跟讲求弱肉强食,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多少人,都没了。而如今还剩下的,哪个人,也不能去小看啊。
 
    所以对于孟优这样儿有着大势力,强实力的人,木鹿大王肯定是不会怠慢。哪怕说起来,他是不怕孟获什么,但确实,他怕麻烦。
 
    本来木鹿大王来看,自己在八纳洞待的挺好,可却是因为木鹿大王,结果是被卷入了这他和马超凉州军的纷争。如果不是非常必要的话,自己可真是不想进去。但是事与愿违,最后自己却还是卷进去了。本来自己以为自己带兵离开了,应该是能清静不少了,但是人家又派人来了,这难道就说,自己已经是不能再这样儿了,还得继续和马超凉州军对着干不成?
 
   
 
    在如今的木鹿大王看来,自己就是这样儿。可自己已经是卷进去了,难道说自己不想再进去,就一定是进不去了吗?
 
    马超他能轻易放过自己?孟获真就是一点儿都不计前嫌了吗,还是要如何如何,或者是要……
 
    没多久,带来便走了进来,再见到木鹿大王后,他是忙问好:“木鹿兄,真是有几日不见了,不知这几日木鹿兄可好啊?”
 
    木鹿大王一听,他就明白,这带来是故意这么问的。说有几个不见,也就是是说之前不是见过了嘛,然后故意问自己好不好,其实就是在说,你了那么不地道的事儿,如今有什么感觉啊。
 
    可木鹿大王能被带来这话吓到吗,所以他是忙说:“托贤弟的福,为兄这儿是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听着木鹿大王的话后,带来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然后便再次说道:“这木鹿兄,却不让给小弟坐下来吗?”
 
    “啊,对对对!快,贤弟请坐,坐!”
 
    木鹿大王还没发现,如今这说话的节奏,却是他跟着带来去说。要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他反应不过来,那么他就得跟着带来走了,被人家牵着鼻子走啊。
 
    带来对他笑了笑,然后便坐了下来,这时候他是问道:“木鹿兄已经知道了小弟的来意了吧?”
 
    木鹿大王点了点头,这事儿没有必要去装糊涂,自己说不知道?带来能信吗,要说这自己都不相信啊!
 
    说完,带来把自己姐夫的亲笔书信,是递给了木鹿大王。
 
   
 
    “木鹿兄请过目,这是小弟姐夫的亲笔信!姐夫和姐姐特意,托小弟给木鹿兄问好,他们也怕木鹿兄这带兵回来,心里再什么不快啊!”
 
    木鹿大王一听,是心里暗骂,什么给自己问好,说白了,还不是指着自己吗?自己难道还不懂这个了,可不要小看了自己啊!
 
    “这,哈哈哈,没有,没有!不过是洞中有事,却是不得不早回来啊!为兄也是不得不如此,不得不如此!”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可以说他和带来两人,谁不明白?所以对此,其实也就是心照不宣了,因为说破了,其实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那么就这样儿,其实才能更有意思一点儿,不是吗。
 
    带来一听,便做了一副涣然大悟的样子出来,“原来如此啊,如此的话,却是我们不周了!”
 
   
 
    带来那意思,你木鹿八纳洞有事儿,这咱们银坑洞都不知道啊,要不肯定也得让你回去。
 
    木鹿大王闻言笑了笑,没再多说,反正自己都说了,那么其他的,也不是那么太重要。他也知道,带来不是来问罪来了,反正自己随便说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那么大家都算满意,就能揭过去了。
 
    木鹿大王这个时候展开了孟获的亲笔书信,和上一次也没有什么不太一样儿的地方。如果说有的话,那么只是比上一次多了一句话,那就是孟获亲笔写着,上一次因为你带兵走得急,所以本王也没来得及宴请你,但是这一次,来了之后,一定要找机会宴请你,也算是为了上一次错过,给你赔罪了!
 
    木鹿大王一看,心说什么宴请不宴请,自己还不明白他孟获的意思吗。这宴请,那意思你来了,那么咱们就都是朋友,我宴请你,宴请朋友。那么言外之意,就不用再多说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二四八章 八纳洞再请木鹿(续)
 
    那么还有一层意思,也不难,很简单,那就是说,你木鹿要是不来的话,我就宴请不到你,那你就不是朋友了,可能还是敌人。
 
    所以孟获的本意就是说,你木鹿是想做我的朋友还是敌人,你自己选择吧。而对于这个,木鹿大王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他都懂。说孟获这个算是个威胁吧,其实也并不能说就是威胁。但是要不是吧,这字里行间所表达出来的,其实也确实是有这么点儿意思。
 
    木鹿大王是不怕孟获不假,可他确实是不希望麻烦太多,而且他也真是知道,之前的事儿,说起来还是自己理亏。这事儿传出去,肯定不少人私下里还得说自己,这个不对,那个不对的。
 
    哪怕自己不是那么特别在乎,可也不是说就一点儿不在乎,那么这个再次出兵的问题,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了。去还是不去呢,反正都是有利有弊的。
 
   
 
    所以他看完孟获的亲笔书信后,便对带来一笑,“这,贤弟啊,这你家姐夫的亲笔书信,为兄已经看过了,这个……”
 
    “木鹿兄,我姐夫还让小弟带来了一些东西,都在外面,有……”
 
    带来把他所带来的东西这么一说,木鹿大王就
    木鹿大王是赶紧摆了摆手。“这,贤弟有所不知啊,为兄这儿,实在是俗事繁忙,真是脱不开身,脱不开身啊!”
 
    带来一听木鹿大王这话,他是真心鄙视其人,因为这话也太假了点儿吧。就说自己看他八纳洞这儿的情况。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儿。所以再一联想到自己请他出兵,带来就明白了。托辞啊,绝对是托词。
 
    所以他心里其实是非常不爽,因为太假了,在带来看来,怎么你编的也得像点儿吧,可你木鹿大王编出来的,一听,就让人觉得是假的了。
 
    可这事儿也不可能去说破,所以带来只能是非常遗憾地说道:“这木鹿兄如此的话,真是没有办法了?”
 
   
 
    本来带来对木鹿大王,听了他的话,他是非常有意见,不过他肯定是不能明着去说啊,所以只能是如此问道。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