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打響新一輪貨幣戰爭

多年來,中國好像原則堅定地拒絕加入紛爭。當想要獲得經濟優勢的其他國家任由自身的貨幣在國際市場上貶值的時候,中國牢牢守住了本國貨幣的匯率。

不過本周,中國投身到了這場戰爭中。當局周二出乎意料地決定讓人民幣貶值。這一星期里,人民幣對美元已下滑了4.4%,而這對中國而言是大幅貶值。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全球陷入了一場猛烈的長期貨幣戰,而中國的此番突然之舉是其中的一個新階段。這可能會令美國暴露於風險之下,並瓦解將世界經濟拉出泥潭的種種努力。

美聯儲在削減自身的刺激計劃,他國的決策者也在想方設法改善本國疲軟的經濟。在此背景下,日元和歐元等幾大貨幣近年來對美元持續貶值。

然而,那些沒有加入貨幣貶值行列的國家,比如眼下的美國,或許會出口下降、進口增加,從而蒙受損失。人民幣的大幅貶值也可能強化一些因素,而在部分經濟學家看來,正是這些因素導致美國經濟的表現不如人意。

「人民幣大幅貶值的話,美國陷入通縮及通常意義上的經濟停滯的風險會增大,」美國前財政部長勞倫斯·H·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說。不過,他警告不要對此反應過度。「需慎之又慎,別把市場波動和市場參與者當中的不確定性當成亟需政府進行重大幹預的危機。」

即便如此,對於正在考慮九年多以來首次加息的美聯儲而言,眼下的形勢讓它陷入兩難之中。加息會讓美國對其他貨幣進一步升值,為正處於復蘇關鍵時刻的美國經濟製造巨大障礙。

「我們已經經歷了六年的貨幣戰爭,」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Jackson Institute for Global Affairs at Yale University)高級研究員斯蒂芬·S·羅奇(Stephen S. Roach)說。「中國正在採取貨幣方面的措施,其他一些國家也在把貨幣當成一種緩解壓力的工具來用,而這可能會破壞穩定。」

中國使人民幣貶值的部分原因是它渴望讓市場來影響人民幣定價。全球範圍內的決策者一直主張中國進行這項改革。如果處理得當,它也許會讓中國獲得它應對當前的經濟挑戰時可能需要的提振及更大的靈活性。

在周四的記者會上,中國央行的官員對人民幣貶值進行了辯護,表示他們會小心應對。該機構的行長助理張曉慧表示,「當前不存在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的基礎。」

當然,全球範圍內的決策者希望,匯率的波動不會過大,而是帶來利大於弊的局面。不過,歷史經驗表明,貨幣要麼是貶值過多,要麼是升值過度,對數十年來支撐全球經濟的強勁貿易活動構成干擾。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全球經濟中存在不少根深蒂固的問題,他們擔心當前的貨幣衝突或許會令其中部分問題雪上加霜。

比方說,部分人認定,當前的國際體系太過依賴美元來充當「儲備貨幣」。這種依賴意外着,美聯儲以美國經濟為主要考量採取的行動,可能會改變其他許多國家的經濟狀況,就算這種改變並不正當,或者是帶來破壞。

此外,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在當前體系下,德國和中國等國得以持續錄得巨額順差。它們這樣,會令其他國家的經濟出現問題。

「別搞錯了,我們正處在貿易戰中,」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說。「大家說這是零和遊戲。其實不然,這是負和遊戲。」

過去,國際權威機構採取了一些大膽舉措來緩和貨幣市場的過度波動。它們不想30年代各國貨幣競相貶值的歷史重演,於是在二戰後設立了一套固定利率的體系,從而有力地限制了貨幣波動的範圍。

七十年代早期,這一系統崩潰之後,幾個主要的大國偶爾也通過1985年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之類的國際協議進行干預,以減少貨幣波動。當時,這個以簽署地紐約廣場飯店(Plaza Hotel)命名的協議,幫助遏制了美元匯率的飆升。

現在,幾乎沒有幾個分析師會覺得,我們需要與之類似的干預措施。但如果貨幣浮動帶來的壓力過大,導致經濟動蕩,人們都會把目光轉向世界上最大的中央銀行,指望它來解決問題。

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美聯儲實際上變成了整個世界的中央銀行,給外國銀行提供緊急貸款,向其他國家注入美元,以確保其金融系統不會停轉。

但現在美聯儲正考慮加息,最早可能下個月就會實施。一旦美元利率走高,發展中國家可能會出現資本外流,導致這些國家陷入更困難的境地。而且,新興市場里負有美元債務的企業將不得不付出更多當地貨幣以償還其美元貸款。

為了抵消美聯儲緊縮政策的影響,印度尼西亞、韓國和其他此類國家可能會決定更大幅度地下調本國貨幣利率。

正因為知道美聯儲調加息可能會帶來什麼影響,一些分析師斷言,中央銀行下月不會提高利率。但一些央行觀察人士表示,屆時它如果真的這麼做,那就應該謹慎措辭,以穩定市場情緒。

「它必須是歷史上最溫和的一次上調,」野村證券利率策略師喬治·貢薩爾維斯(George Goncalves)說道,他指的是一種竭力避免不必要貨幣緊縮政策的利率調整立場。

但是,也許不需要國際政策制定者採取大動作,全球經濟就能安然度過這次風暴。很多經濟學家認為,儘管美國對其他貨幣的匯率在上升,但並沒有達到危險的程度。

他們還認為,中國有很多理由不讓人民幣失控大跌。一個尤其重要的原因是,中國企業背負着價值超過1.6萬億美元的外幣債務。人民幣大幅貶值將使一些中國企業更難償還貸款,因為他們需要賺更多人民幣才能履行債務。

「人民幣大幅貶值不符合中國的利益,」澳新銀行研究中心(ANZ Research)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說。「那會讓企業十分恐慌。」

而且至少在目前,中國可能還會為避免讓人民幣成為美國總統競選中的重要議題而控制人民幣貶值幅度。

但如果中國經濟發展勢頭進一步減弱,其領導層可能就不會有選擇讓人民幣慢慢貶值的餘地。他們可能會被迫選擇大幅降低匯率以刺激經濟增長。接下來,如果經濟數據還不好看,市場可能會相應地打壓人民幣進一步貶值。

「如果中國正在經歷的是很多人在過去十年一直預測會出現的大調整,」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國際經濟部主任本·斯太爾(Benn Steil)說道,「那麼人民幣匯率可能還會有不小幅度的下跌。」

屆時,持續的經濟動蕩和經濟陣痛可能會迫使世界領導人認真考慮,能否改變目前的國際貨幣體系。過去十年,美聯儲拋出了規模巨大的低息貸款,幫助其他國家實現了經濟快速增長,如今這一模式已變得不可持續。美聯儲已經開始收緊銀根,這種調整正在給巴西和中國等大型經濟體帶來巨大影響。

「這個體系如今正回頭反咬我們,」西肯塔基大學(Western Kentucky University)經濟學副教授大衛·貝克沃思(David Beckworth)說道。「也許這種經歷會讓我們明白,我們相互連繫的程度可能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深。」

 

Text: The New York Times by PETER EAVIS 2015年8月14日翻譯:黃錚、常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