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共如何告別五類政治敏感人物

對於中共來說,今年的主題似乎注定要與告別有關。北京時間21日5時28分,曾經在大陸粉碎「四人幫」行動中有著突出貢獻的汪東興逝世,享年100歲。

汪東興是本年度去世的第三位中共前常委。雖然因為與鄧小平等人產生分歧,汪東興後來在1980年便辭去了相關職務。

不過,由於其特殊的貢獻,汪東興在退任後依舊被保留了中共政治局委員的待遇。而且雖然汪東興與趙紫陽等人不同,但鑒於當年曾與中共老人們在政治理解上的不愉快,他還是具有一定敏感性的。所以中共如何「告別」這位百歲政治老人依舊有看點。

五類敏感人物

自上個世紀70年代末開始,由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胡耀邦主導的「平反」工作,使得一大批在毛澤東時代遭到政治迫害的幹部得以「脫敏」,但卻還有一部分中共高級幹部,主要是是在一個時期內擔任過高層領導的幹部,仍舊屬於較為敏感的群體。這個群體主要有五類;

第一類是如邱會作等人為代表。在毛澤東時代,他們就因為涉及林彪等案件而被打入冷冊,即使中國大陸最高領導層更換後也沒有獲得「平反」。

第二類是以江青等為代表的「四人幫」團伙。中共新一代領導層的政治威信就是靠粉碎這一團伙而獲得,而且這也是他們政治合法性的主要來源。

第三類則以華國鋒、汪東興等人為代表。他們在鏟除「四人幫」方面有著重要或者突出的貢獻。雖然在國家建設方面有著很好的初衷,但是與鄧小平、陳雲等人在如何建設國家上有著不同的意見。這群人所代表的意見和路線並未成為後來中共的主流。他們也因此逐步被邊緣化並淡出權力中心。80年代,這群人逐步以辭職或者免職的方式告別政壇。此外,當時中共官方均對他們有著一定的負面評價。

第四類,是以趙紫陽等人為代表。他們在上個世紀80年代擔當過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後因為政治原因而下台並成為敏感人物。

第五類,則以陳希同、陳良宇等為代表,屬於因為貪腐落馬,成為政治上的污點敏感人物。

告別形式不同

這五類因為不同原因而成為敏感人物的前高幹群體,中共亦採取了不同的「告別」方式。

第一、二、五類,在其死後的待遇基本相同。因為其在生前已經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故而其死後是不會享受任何政治待遇的。不過,作為曾經在中共歷史的重要人物,新華社還會將死訊對外公布。不過,均以「病亡」來形容。例如,2013年陳希同逝世時,新華社在其死後六天公布了陳的死訊,標題為《陳希同病亡 》。消息在對其做了簡短的介紹並陳述了其被判刑的事實。其後該條消息還出現在了次日的《人民日報》第四版。作為所謂「四人幫」主犯的姚文元也是同樣待遇——《姚文元病亡》。

由於幾類人在去世前就已經喪失了全部的政治待遇,故而官方也不會為其舉行葬禮。因此,即便他們的葬禮能在北京的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也只能享受平民規格。例如,陳希同的葬禮被安排在昌平的殯儀館,全國人大兩名前副委員長田紀雲、王漢斌也出席了葬禮,不過,他們並不是代表官方而是以個人名義參加的。

至於被中共指為「林彪反黨集團」骨幹之一、解放軍前任總後勤部長邱會作去世後,其葬禮就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官方並沒有派代表參加,反倒是與之同時代一些將領的後人參加了他的葬禮,而且葬禮也成為紅色後代們一個難得的會面機會。邱會作的葬禮有1300多人參加,其中包括林彪的女兒林豆豆、黃永勝的大兒子黃春光、李作鵬的兒子李冰天、吳法憲的兒子吳新朝。

雖然邱會作去世時沒有享受到任何政治待遇,但是如此眾多的人參加葬禮,已經證明了中共愈加現代化和開放的政治氣候。與之對比,在八十年代過世的黃永勝去世時,由於當時緊張的政治氣候,他的葬禮非常低調地進行,鮮有人敢去參加。

在針對第四類和第五類所謂敏感人物時,中共對於其的「告別」也體現了出了不同其他敏感人物的的政治待遇。

目前,第五類群體中,對趙紫陽的葬禮處理最具有代表性。需要注意的是,趙紫陽雖然被免職並接受調查,但是其還是被保留了黨籍,並獲得一定政治待遇的。所以,賈慶林和賀國強兩位時任中共常委也參加了趙的葬禮。不過,官方還是在相關的通稿中,加入了對其的批評——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趙紫陽同志犯了嚴重錯誤。

對於第三類群體而言,一方面他們只是在政治角逐後被邊緣化了,卸任職務後還保留一定的政治待遇;另一方面,這類所謂敏感人物與其他中共元老一道清理了「四人幫」的政治聯盟,還是具有功勞的。所以,即便他們以失敗者或者保守者的不佳形像告別了政壇,但是在其死後,還是留有一定的政治體面的。

華國鋒曾經集黨政軍「一把手」於一身,但是其並沒有享受到降半旗的哀榮,而作為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和萬里皆享受了這一待遇。不過,即便如此,作為曾經被邊緣化且有一定負面評價的華國鋒,還是享受到了頂格的政治哀榮——當時的中共中央九常委赴八寶山為其送行。

第三勢力人物

1980年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時,紀登奎和汪東興、陳錫聯、吳德4人正式辭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職務。除華國鋒外,其他人也都享受到了一定的哀榮。在文革末期。汪東興、紀登奎、陳錫聯、吳德等人成為了周恩來和「四人幫」之外的第三股勢力。

這些人中,陳錫聯以中顧委常委的身份退休,算是幾人中政治晚年過得最平穩的。陳錫聯死後,李鵬、李嵐清等人前往八寶山吊唁。吳德雖然此後與華國鋒一同被邊緣化,但還因為「四人幫」功勛的加持得以進入中顧委,所以哀榮同樣為未太大影響——有常委級別參加葬禮,紀登奎同樣如此。不過相較而言,紀登奎的政治際遇算是這些人中最慘的,參加過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鎮壓的吳德還能進入中顧委延續其政治生命,而紀登奎則只能以正部級研究員的身份終老。

汪東興是這群人中最後一個辭世的,而且也有可能享受到現任中共中央七常委參加葬禮的定格哀榮。由於其在粉碎「四人幫」過程中的貢獻,雖然汪東興黯然退場但還是保留了政治局委員待遇。而最近辭世的諸位政治局委員,包括等同於政治局委員待遇的中顧委常委張勁夫,也都是享受了七常委參加葬禮的哀榮。所以,這位自八十年代就開始沉寂於中共政壇的老人也許將在死後迎來最後一次的榮耀。

Text: BBC BY 21-08-201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