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中欧关系面临入世后的第二波黄金机遇

本月,习近平的日程表上有两件优先事项:一个在中国,一个在海外。

在国内,他将与中国其他决策者们在月底召开中共第十八届五中全会,审阅2016-2020的五年规划草案,从而为在这五年内使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到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做最后的冲刺。

而在海外,在结束九月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后,习近平即将访问英国,借此机会他也将进一步对欧洲和全世界说明中国如何在国际上担当负责的攸关者。习近平也可能还将概述中国的新五年计划将会带给英国、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机遇。

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不断深化,欧盟和中国在贸易、投资和人口流动方面的相互依赖愈发紧密,这与双方发展阶段不同所带来的天然互补优势相关。

事实上,这将促进第二波中欧经济合作机遇的产生,而第一波则发生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时。当年中欧的双边贸易额为766亿美元,在2014年则飙升至6150亿美元。

如果双方都愿意展示足够的远见和决心来推动这一势头的话,新五年计划将会为中国和欧盟带来一个加强双边伙伴关系的黄金机遇。

这就是说,中国入世是中国和欧盟加强贸易和经济往来的动因。而现在,北京和布鲁塞尔都意识到,在吃了“入世”红利十余年后,亟需为双方关系注入新的力量。

双方都决定加速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并将尽力在今年底完成合并文本。他们已经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使中国成为欧盟3150亿欧元投资计划中的首个海外国家,布鲁塞尔也表明了要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而欧盟—中国投资基金也已经在酝酿中。

更重要的是,尽管美国反对,很多欧盟国家已经成为北京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

总而言之,在已经很活跃的经济贸易活动基础之上,一份双边投资协定,一个政府主导的联合投资基金,以及一个新的国际金融机构,将成为中国和欧盟在接下来五年内的三个关键性“制度安排”。

尽管为了便利双方投资的双边投资协定和联合基金仍需时间来实现,但这三个重要部署都极为可能在2020年前都发挥作用。

但布鲁塞尔和北京还可以做得更多。

双方应展示更多的雄心和远见,尽早宣布其开展自由贸易谈判的日程。中国和欧盟代表了将近19亿人口及三分之一的全球经济,这两个数据清晰地表明了双方贸易壁垒一旦被消除后的巨大合作潜力。

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欧洲经济仍然很困难,欧元的命运也面临挑战,而中国也处于经济下滑的风险中。所以,双方领导人都应该努力为共同繁荣的宏大目标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而不应冒险让未来五年机遇期从指尖溜走。

如果做到这一点,中欧双方都将从中获益,不仅仅是到2020年,而是更久。

(本文是中国日报欧盟分社首席记者付敬于10月13日在《中国日报》上发表的专栏文章,中文翻译为欧盟分社实习记者秦燕)

 

Text: 国际 付敬/12 ott 201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