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的中國經濟政策困擾世界

中國經濟往下走?

香港——數十年來,中國努力試圖構建一個現代金融體系,而它笨拙的股市救市行動,給這一進程帶來了重大挫折。

中國讓貨幣貶值的舉動令全球投資者震驚;從河內到華盛頓,各國央行的政策算盤都因此而改變。

備受矚目的大型國企全面改革計劃打破了中國對這類企業進行私有化的希望,因為共產黨表示,他們不僅不會降低參與度,反而將加強對這些公司的控制。

在世界各地的很多政策制定者和投資者看來,中國採取這些驚人的舉動,原因在於政府需要讓經濟回到正軌。

經濟增長正在下滑。本周一的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長率為6.9%,降至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北京正在竭力應對這種壓力。

雖然習近平說中國致力於金融改革,但該國採取的措施正在發送的信息卻是它正在改革的道路上倒退。事實正在證明,這是一個全新的、不斷變化的局面,世界上其他國家難以看清走勢。

「人們說改革就要到來,但你正在改革中倒退,」在亞洲長期從事銀行業的侯偉(Fraser Howie)談到中國當局最近的行動時說。侯偉也是《紅色資本主義:中國非凡崛起之下的脆弱金融基礎》(Red Capitalism: The Fragile Financial Foundation of China\’s Extraordinary Rise)一書的合著者。

「這背離了整個宗旨;你或者擁抱市場,或者不是。「他說。

多年來,控制中國經濟槓桿的技術官僚們被標榜為有遠見的規劃者。他們承諾的事情通常都會兌現,而任何疑問,都可以通過該國的快速經濟增長來驅散。

但是,近幾個月來,這種形象已經被打破,因為一大堆機構和官員時不時地推出一些雄心勃勃的計劃,而且幾乎沒有予以警告和解釋。在中國,經濟決策被視為國家機密,全球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不得不迅速調整自己的方法來應對情況。

中國人民銀行通常會在夜間或周末發佈令市場感到意外的重要政策。美國美聯儲則設法提前很久透露相關舉措。

負責管理中國經濟的很多機構之間存在競爭,缺乏合作,使得情況更加複雜。央行、證券監管機構、財政部及經濟規劃部門等機構的議程和目標各不相同。

最終導致人們很難了解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從外界來看,官員們似乎與長久以來的改革計劃背道而馳,人們普遍認為改革計劃對經濟健康至關重要。

今年6月,中國證監會主席概述了擴大中國金融市場的全面計劃。他希望通過促使融資、上市變得更加容易,來推動數百萬缺乏現金的初創企業轉變成創新型龍頭企業。中國證監會主席肖鋼在上海參加金融論壇時表示,該計劃會「增強整個經濟的活力」。

但一周後,隨着中國股市暴跌,他迅速改弦更張,似乎犧牲了自己的自由市場議程。證監會叫停新股發行、禁止大股東減持並下令券商大舉買進。這些舉措最終幫助穩定了股市,卻也為市場注入了大量不確定性。

 「救市讓外界再次質疑領導層經濟自由化的承諾,並懷疑那甚或不是政府所說的改革的意思,」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亞洲經濟高級顧問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說。古德曼對中國的經濟決策進行了長達兩年的研究,並於3月發表了相關論文。「現在很明顯,事情沒有按計劃進行。」

中國當前的壓力表明,兩年前的樂觀前景出現了逆轉。當時,習近平提出了金融改革綱領,有意讓市場在促進經濟增長的方向上起「決定性作用」。與此同時,習近平大力維護自己在推動中國經濟政策和改革中的首要地位。這個領域傳統上由總理負責。

「注重集權一直是習近平的一大主題,他開啟的這種更具政治和民族主義色彩的環境,對經濟改革進展的影響非常明顯,」 設在北京的金融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研究總監白安儒(Andrew Batson)說。

 「這不一定百分之百是壞事,」 白安儒接著說。「但肯定不是一些人期待的那種普遍有利於市場的改革議程。」

對中國的金融改革承諾,以及政策方面誰說了算的困惑,導致與中國相距遙遠的市場動蕩加劇。

比如,8月11日,中國央行出人意料地決定讓中國貨幣人民幣貶值,引起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貨幣政策官員的擔憂。

中國央行解釋稱,自己的行動是一種一次性調整,為的是讓多年來價值受政府嚴格控制的人民幣更受市場驅動。但此舉的突然導致越南和哈薩克斯坦出現競爭性貶值。來自中國的混論甚至促使美聯儲在9月17日的會議上決定推遲加息。

「我想我們8月看到的金融市場動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對中國經濟表現面臨下行風險的擔憂,或許還有對政策制定者應對這些事情的嫻熟程度的擔憂,」美聯儲主席珍妮特·L·耶倫(Janet L. Yellen)在會後對記者說。

長期擔任中國央行行長的周小川未直接評論此次人民幣貶值一事。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周小川稱,最近幾十年里,中國在金融改革方面取得了驚人的進步。但他也承認,全球金融危機和其他因素耽誤了一些改革。

 「今天我們雖然有條件推動市場化、國際化和多元化改革,」周小川在《中國金融》雜誌上寫道。「但在此過程中,也有個別需要補課的內容。因為有些改革過去曾經打算做,但由於遇到危機等各種各樣的原因,被耽擱了下來。」

對中國來說,推遲兌現金融改革承諾的風險在於,存在已久的經濟問題可能會惡化。在涉及清理各地方政府累積起來的數萬億美元債務時,尤其如此。

傳統上,地方政府開支在中國刺激經濟的行動中起着關鍵作用,但2014年10月,財政部長樓繼偉宣布了一項大膽的債務清理計劃。然而,隨着今年增長進一步放緩,政策制定者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主意了,允許地方政府繼續通過更危險的方式,如通過不受監管的控股公司借貸,增加債務。

「相對於去年宣布的計劃,現在的改革步伐更慢,」北京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副總裁諸蜀寧指的是地方政府債務的清理。「這是因為自今年早些時候以來,經濟增長放緩程度超出預期,導致政策重點發生轉變,更重視經濟的穩定。」

上月出現的最新動態,再次引發了對中國經濟改革承諾的懷疑。當時,政府發佈了一份備受期待的政策文件,是關於改革規模龐大的國有企業的。

文件公布幾天後,黨內強大的中央委員會跟着發佈了一份文件,明白無誤地反對放鬆黨對國有企業的控制。

據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報道,中央委員會的文件稱,「當前,國有企業改革正處於攻堅期和深水區」,黨的領導「只能加強,不能削弱」。

新華社的報道接著說,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能「保證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社會主義方向」,並「提升國有企業的制度優勢和競爭優勢」。

儘管實際出現了停滯跡象,但在公開場合,中國官員依然大談支持改革的議程。這讓形勢更令人困惑。

上月訪美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明確表示自己致力於推動經濟改革。

「中國發展的根本出路在於改革,」習近平在西雅圖發表講話時說。

「改革關頭勇者勝,」習近平接著說。「我們將以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的決心,義無反顧推進改革。」

 

Text: 紐約時報中文網 國際縱覽 NEIL GOUGH/20 ott 201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