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中國:中國對外政策的內部視野

近年來,隨著中國新一屆領導團隊次第展開新的政策施為,在國內管控和社會控制日趨嚴酷的內政背景下,與官方管制下的媒體不時重現文革式的詞匯相配合,中國在對外政策領域表現出前所未見的積極和活躍。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主權問題上表現果斷的行動力,在經濟上也體現出隱然與既有體系分庭抗禮的決心,在軍事上則開展歷史性的體制變革,凡此種種,使得部分觀察家認為,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的中國威脅論似乎變為眼前的現實,而中國是否由過去30年的保守性的韜光養晦正轉向擴張性的對外政策,遂成為舉世關注的熱點問題。

中國無意重塑冷戰 隨著中美從東海到南中國海博弈的展開,有冷戰記憶的人不禁擔憂,中美在西太平洋正在重現朝戰以後的西太平洋冷戰格局。在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劃定以及南海人工島建設等問題上,中國行動也的確表現出與以往截然不同的積極特徵。聯繫中國在東南亞的大舉經濟布局,地區國家在安全上更緊密地與美國聯繫起來,這就使得格局朝向冷戰式的楚河漢界方向發展。

然而,也應該看到的是,不僅中國領導人一再高調表示無意挑戰現有國際秩序,中國實際上也在經濟制度與利益的融合方面加大了推進力度。中美的經濟互嵌和融合隨著中國系列新開放政策的推出而有新的動力,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態勢方面,中美無論在兩軍交流和高層安全對話方面,還是在實際的部署和行動方面,都有了較以往更熱絡和透明的交流。從東海到南海,當美國軍事角色日益明顯,中國表現的實際上是退讓和克制,這種退讓和克制本身就表明,按照中國的判斷,與美國進入軍事對峙和對決的狀態,甚至因此引發亞太新冷戰,不符合自己的利益,也超出自身意圖與力量範圍。

不久前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外交旋風也可以佐證上述基本判斷。自新領導人上台以來,一方面,內部的紅色意識形態話語空前復興,但另一方面,更應該看到的是,從東海到南海,過去十餘年來的積極推進勢頭實際上有所緩解。中日領導人會晤自1990年代中期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後即進入不順暢時期,而過去三年來頻繁的會晤可謂打破僵局之舉。中國領導人在訪美期間高調重申無意挑戰現有國際秩序,再次誓言不稱霸的傳統政策,而被視為紅色意識形態背景深厚的領導人在倫敦興高采烈地融合於帝國主義的皇家禮制。在南海推進暫停的同時,中國開展了對東南亞新一輪條件優厚的投資與經濟合作,更遑論出人意料的習馬會推出。凡此種種,都表明中國的對外政策並不是朝重塑冷戰的方向發展,現有的變化實另有考量。

新政思維基於新危機認知

一方面加大對外開放和經貿合作的步伐,另一方面在國際政治和安全問題上發出更獨立和掣肘美國的聲音;一方面對內加強社會控制,另一方面對國際主流話語表現出更渴望的肯定需要。要理解這些不無重大矛盾的現實政策走向,必須從中國執政黨自身對現實環境與目標的判斷入手。這種判斷一言以蔽之,就是一種總體危機反應的產物。 不應忘記的是,中國的經濟對外開放政策,無論回溯到1970年代中美和解後,還是被正式稱為改革開放的時期,以及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的新一波延續至今的階段,這些連續和變化的政策真實地改變了中國經濟和社會的面貌。然而,從政策理念角度看,這一開放政策本身是一種危機應對的思維產物。改革開放開始年代,執政黨認為國內經濟已瀕於破產邊緣,而1992年之後,則是直接在八九革命的衝擊之下,執政黨將經濟發展作為社會穩定和執政合法性及正當性的基礎。從這一歷史性回顧很容易明瞭,三年來的大政方針並未脫離這一歷史軌跡。換言之,看似內外矛盾的政策體系並非基於執政黨對外戰略的根本變化,而是其新的危機感知和認識,以及對策的表現。

本屆新領導團隊上任之際,執政黨對其歷史性危機的感知空前嚴重。對從顏色革命到茉莉花運動的外部世界變化可謂杯弓蛇影,而內部由於制度性腐敗帶來的民心與民信喪失已使政治反對的獨立力量蔚然成風。而經濟的結構性矛盾,過去破壞式發展模式帶來的社會矛盾與環境災變,這些則又使經濟和財政面臨頓挫的威脅。內部危機感的深重是政策改變的主要推手。

中國的改革開放始於中美和解,以及隨之而來的重新回到世界體系。隨著奧巴馬2011以來實行亞太再平衡戰略,911反恐所帶來的所謂戰略機遇窗口閉合。可以說,40多年來,中國對外政策外部最大的影響因素就是美國的對華政策,這是執政黨國際政治學的基地。美國亞太政策的變化在內部危機的推動下,逐步演變為美國對華新冷戰的深層憂慮。這都促使新領導層採取政策主動,以攻為守,積極運用自身力量,追求新的地緣戰略籌碼。

總之,局部看似進取性的對外政策歸根結底,其理念和考量則主要還是內向性的和防禦性的。目的在重構中國執政黨的政治與制度安全,使自身避免走向蘇共和其他威權國家的覆轍,所以,中國對外戰略的防禦性並無改變,這與歷史上新興大國因崛起而挑戰外部秩序,奉行擴展性對外政策不可同日而語。

對外新經濟政策的內部需求 近年中國對外政策方面在經濟上的舉措尤為引人注目,也被很多人視為對外轉向大國爭霸或擴張的標誌。中國發起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並在一帶一路(ONE ROAD,ONE BELT)構想下加大了與歐亞國家的經濟聯繫,人民幣的國際化政策有相當重大進展,剛落幕的「16+1」蘇州會議展現了中國加大與中歐國家經貿合作的決心。這些對外經濟的政策主動被外部分析家更多地從中國現實力量投射與潛在地緣戰略意義角度加以解析。然而,從中國內部的視野看來,這些政策的出現也具有基本而復合的內部迫切需求。

由於當代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過去30年中國的經濟結構已出現史無前例的偏差和畸形,其結果就是在工業產能方面出現巨大的過剩,又由於中國過去殺雞取卵式的經濟發展是與全球經貿緊密結合的,因此當全球經濟景氣低迷,危機頻現,中國特別以巨型國有企業為代表的投資牽引型經濟已遇到難以形容的危機。而按照執政黨以經濟發展求政治安全的總體思路,壟斷性大型國企的產能過剩所包含的內部危機是難以承受的。因此,如何利用現有國際外匯資源及財政能力推動過剩產能全球消化,這就是一個事關生死存亡的課題。

人們看到無論黨政領導人出訪,經貿與企業人士已取代過去的外交人士,成為伴隨人員明星似的主體。巨量的外匯儲備需要摸索對外金融投資的路徑,同時,過程的工業產能需要新的市場。與此同時,維持經濟動力又需要新的不斷擴大的外部能源和資源注入。很多觀察家忽略的是,亞投行的創建中,中國把歐美國家的加入和美國的理解當作很首要的工作目標,而與此同時,中國致力於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以及在WTO框架下的雙邊和多邊緊密型經貿及投資合作,這些微妙而複雜的政策舉措表明,中國大張旗鼓的對外經貿推進政策並非歷史上經互會似的地緣戰略,而更多的還是著眼現實產業需求的不得不之舉,也是30年來所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理念的新體現。

在信息化與全球化的時代裏,即使在對外經濟事務中,中國執政黨更強烈感知的是現實的危機,及其內部政治影響和效應。提供的新的地區或全球國際政治構造,中國既無這樣的能力,也沒有這樣的理論,制度和人才資源。

內外有別的新政策體系

觀察中國的對外政策時很容易忽略中國執政者對內部環境的認知,而這種忽略往往使總體觀察出現極大變差,也使分析喪失前瞻性,從而也使得對中國執政黨政策的總體認識出現偏差。

過去30年來,隨著中國總體國力的成長,中國社會意識在對外政策方面出現了相當強烈的進取聲音,這種聲音隨著紅色話語體系的復活更被進一步看作大政轉向的標誌。然而,從中國的內部視野來說,這一觀察並不準確。近年來空前力度的內部壓制措施並非出於某種紅色意識形態的信條,而是中國內部社會對抗激化和內部政治反對升級的直接產物。在經濟與財政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執政黨對自身政治與制度安全的敏感是史無前例的。這就促使執政黨檢討30年來的總體政策,重新規劃以構築信息化與經濟全球化時代執政基礎的新政策體系。從過去三年多的實踐看,這種新的政策體系的基本特徵就是一種更加鮮明區隔的內外有別政策。

1970年代在內部政治動蕩和外部與蘇聯對抗的危機局面下,中美和解為中國開出了絕處逢生的新局,執政黨在自身歷史檢討中將這一歷史視作輝煌的成就。當時對內文革政治仍然在發展,以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為標誌的極左政治對內鞏固政治安全,而對美和解和隨之而來的與歐美主流世界的外交接觸卻構造有利的國際環境。當代中國對外政策在某種意義上,令人眼花繚亂的看似矛盾舉措之上,細心的人們不難發現,1970年代式的內外有別,內外更加鮮明區隔的政策風格十分明顯。

如所周知,中國的傳統政治學有濃厚歷史保守的思維特色。應對新危機的現實政策往往以復興舊物的修辭推出。師故智以求生求新,這是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的現象,甚至政策理念截然對立的雙方都會同時使用相同的歷史理由和話語來駁難往返。這體現中國政策思維的民族文化特點,也是對其觀察和認識的複雜性所在。因此,從內部視野來觀察中國對外政策的走向,可以基本預言的是,儘管隨形勢變化還會有不斷新舉措出台,但內外有別,內部政治和對外經貿區隔,乃至國際經濟政策和軍事安全政策和外交政策區隔,這一基本特徵和趨勢大約是短期不會改變的。

 

 

Text: BBC 中國軍事專欄作家 趙楚  30-11-201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