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強化經濟數據審查,打壓不利評論

在外界紛紛質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席處置金融和經濟混亂情況的能力時,他在儘力鞏固對自己的支持。

北京——本月,中國的銀行官員剔除了受到密切關注的經濟報告中的貨幣數據。

僅在幾周前,一位新聞工作者因為轉發了一條宣稱某大證券公司告訴大客戶賣出股票的消息,而被中國的監管機構罰款15萬元人民幣。

在此之前,政府強制要求兩家公司停止發佈一項中國工廠調查的初步結果——該調查通常會對市場產生不小的影響。

中國領導人正採取越來越大膽的措施,來抑制市場動蕩和國家經濟增長放緩所帶來的不斷上升的悲觀情緒。由於金融和經濟問題威脅到了人們對共產黨的信心,北京正在收緊經濟數據的流動,甚至將政府認為可能會傷害股票市場或貨幣的評論判定為犯法行為。

在外界紛紛質疑習近平主席處置混亂情況的能力時,控制經濟評論的努力與他的一項具有廣泛影響的策略相契合,目的是鞏固對自己的支持。周六,政府免去了其證券監管機構最高管理者的職務以增強人們的信心,此人被廣泛指責造成了股市的動蕩。習近平也給中國媒體施加壓力,讓他們重點報導對共產黨有利的正面消息。

但是分析人士表示,照本宣科的報道使得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以獲得衡量該國經濟放緩程度所需的信息。「當數據變得不利時,它就會消失,」分析中國經濟的美奇金投資諮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共同創始人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說。

共產黨的態度引發了企業高管和經濟學家的進一步質疑:中國的決策者們是否知道如何在這個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管理准市場化的經濟。

經濟學家們早就對中國的官方數據有所懷疑,這些數據顯示,這個巨大的經濟體總是能莫名其妙地避開其他國家在經濟增長中經常會遇到的高峰和低谷。近年來,中國通過更頻繁地發佈更多信息,並採取其他措施,來試圖改善這些數據。官方也向財經媒體賦予了更大的自由度,儘管審查機構仍然對政治話語保持着嚴格的控制。

但是,共產黨現在把關於經濟動蕩的報導,當成了潛在的威脅。

「很多經濟指標都在下滑,」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Tsinghua University』s Center for China in the World Economy)的研究人員袁鋼明(Yuan Gangming)說,「很多經濟數據現在變得很敏感。」

這些限制說明了中國政府在政策重點上左右為難,調研中國企業的中國褐皮書國際(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總裁利蘭·R·米勒(Leland R. Miller)說。他說,「經營環境變得越來越艱難。」不過他又補充道,他的公司還沒有接到約束其營業活動的指令。

「我們還將會看到北京打壓那些講出了北京不願意聽的事的人,」米勒說。「與此同時,北京似乎在這個問題上也很矛盾,因為它認識到,如果沒有獨立的指標數據,商業關係和外國直接投資將受到影響,因為官方數據受到了越來越多的質疑。」

去年9月,英國公司Markit Economics和總部設在北京的財新傳媒(Caixin Media),停止發佈每月一度的採購經理人指數的初步結果。這項初步結果會在兩家公司與政府分別發佈完整數字前幾天出爐,往往會對市場造成影響。據了解官方指令的人透露,中國統計局官員因此反對提前發佈。

Markit的發言人拒絕對此發表評論,而財新的代表沒有對記者的置評請求做出回應。

「這是個很重要的經濟指標,國外很多都在用,」清華大學研究員袁鋼明說。「國際上很多人都對中國經濟有一種恐慌。去年8月時候我就感覺財新這個指數不會存在很久,它在大陸的發佈觸碰了高壓線。」

1月,中國央行略去,或者說隱藏了一項關鍵數據,並修改了另一項數據的參數。後者能讓外界了解央行和商業銀行為支撐人民幣而採取的措施。

去年,能顯示商業銀行外匯買入情況的兩組數據均出現在了央行每月發佈的報告中。作為中國央行的中國人民銀行未回復置評請求。

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稱,中國央行和國家統計局「一直在不停地修改、重新定義、引入和去除統計數據,我認為這絕非偶然」。

中國國家統計局也未回復置評請求。

美奇金投資諮詢公司的楊思安表示,她和同事發現,過去兩年里,在包括零售、運輸和鋼鐵生產在內的各行業,官方數據中的差異越來越大。她說,一個同事曾打電話給中國的一家水泥廠詢問生產數據,那家工廠的員工以為這位研究人員是從隸屬於政府的研究機構打來的,便說工廠的數據已經改過兩遍了,不想再改了,因此讓研究人員任意選一個合適的數字。

「出去碰到國企的人,個個都笑話官方的統計數據,所以我不知道外國人為什麼相信,」楊思安說。

倫敦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稱,中國統計制度的問題「不僅限於在新興經濟體發現的那些問題。其最大的問題是GDP增速在政治上很敏感,這讓它更有可能受到篡改」。該公司自己會對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進行估算,其估計的中國去年的增速為4.3%。

中國的網絡管理員加強了對談論市場的言論的監督。「央行蛇精病附身,」最近的一篇帖子談及央行時寫道。隨後,這篇帖子被刪除。另一篇被刪的帖子說:「反覆試錯,資產垮了。」

去年6月,供職于山東一家報紙的記者劉欽濤在一個網絡論壇里發佈了自己看到的一則和證券公司東莞證券有關的消息。帖子里說東莞證券警告「VIP」投資者注意即將到來的風險,並建議清倉。

第二天,東莞證券稱員工中無人發佈預警。兩周後,中國股市開始崩盤。

1月8日,在距發帖已過去六個多月後,劉欽濤被官員以傳播虛假證券信息的罪名罰款15萬元。劉欽濤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成了替罪羊,並稱將對罰款的決定進行上訴。

「我沒有編造消息,」他說。「我編那個幹嘛?誰會做出這樣的事來?我是從微信里粘貼複製過去的。」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同樣未回復置評請求。

伊奧斯基金(Eos Funds)創始人喬恩·R·卡內斯(Jon R. Carnes)稱,中國正處在一個漫長的公共信息起伏循環的下跌周期中。該公司以看空中國股市而聞名。2012年,該基金會的研究員黃崑被判兩年有期徒刑,原因是他為該基金搜集信息,並促使其做空中國一家礦產公司。

卡內斯稱,去年夏天,中國開始增加在網上獲取公司信息的難度。「總的來說,隨着時間的推移,趨勢是積極的,在不斷改善,但從去年夏天開始,我們的確發現又發生了倒退,」他說。

「我持樂觀態度,總體上覺得長期趨勢還是在不斷改善,」他接著說。「不過這個倒退令人遺憾。」

Text: 紐約時報中文網 國際縱覽 黃安偉,NEIL GOUGH/25 feb 201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